Orbit

書介《蘇聯遺失的小孩》

  • 2012-10-30
  • Ruling Digital

【傳播學院記者徐鈺婷報導「對我而言,蘇聯不是共產主義國家,而是我的童年國度。」廣電所碩四麗娜以圖文書形式,創作畢業作品《蘇聯遺失的小孩》,描述蘇聯解體前後,自己見證國家巨變的生活與心路歷程。

 蘇聯解體,是二十世紀末國際共產主義最具指標性的事件。「那不僅是歷史階段的代表,也是無數蘇聯人編織的生命故事。」麗娜回憶,嚴重經濟的衰退,讓混亂的社會秩序雪上加霜;當時出生的幼兒,被社會學家稱為「遺失的世代」。站在國家體制劇烈震盪的十字路口,沒有讓她迷惘。「我們可能被遺失,但沒有迷路。」麗娜說,「還努力地堅信,當年蘇聯承諾過的美好未來。」

 《蘇聯遺失的小孩》以五個小孩的生命故事為主軸,描繪俄羅斯從原本共產主義的社會,追求一夕間變成資本社會,所經歷的種種艱困。「1991年12月25日只是一個制度轉變的時間點,但老百姓的意識,不是說變就變。」麗娜指出,「遺失的世代」普遍是隔代教養,「當爺爺奶奶都是受共產主義薰陶,自然會把這個思想美好的一面,根深蒂固在自我的潛意識裡。」

 加上政府缺乏因應轉變的配套措施,惡化了本來就蕭條的經濟。「我們的爸媽每天,都為了張羅柴米油鹽醬醋茶而煩惱。」麗娜感嘆,當時所有的人、事、物,都沾染著銅臭味,「舊的(美好)全都帶走了,新的(前景)卻沒來」,社會氛圍相當低迷。冷靜道出現實的殘酷與荒謬,她從自己和朋友們的經歷,無奈地領悟到「世界會貶值,人們甚至要學習低著頭生活,為自己的身份感到慚愧。」

 現實的包袱太多、太重,讓夢想一次次遠離人生藍圖。時至今日,俄羅斯社會依舊瀰漫「重商」氣息,知識份子地位不高、公職薪水低微,甚至被迫自動離職。麗娜不免懷疑:為什麼一個社會,竟然鄙視教養下一代的老師、照顧病人的醫生、發展國家科技的工程師?受到社會影響,「遺失的世代」不僅失去價值判斷,更遑論追求夢想的能力。這一切讓她明白,能追逐夢想,是非常珍貴的恩賜。

 黑暗之中,總有值得珍惜的光亮。麗娜很慶幸蘇聯發達的兒童文化,讓她保有兒時的純真,和對未來的憧憬。自小,她被教導「職業無分貴賤」-對每個職業有無限想像和美好,就像麵包師傅讓兒童聯想到的,是揉麵糰的香氣和趣味,而不是用薪水衡量職業的價值。

 談到創作過程,「寫故事,就像拾起記憶裡的碎片,再一一拼貼。」鄉愁,成了麗娜的靈感來源,切身走過,把思想沉澱下來,書寫成文字。寫書這段日子,她特別感謝廣電系教授盧非易的指導,更慶幸當初因為喜愛華人流行音樂,選擇到台灣就讀,享受「在開放的學術風氣下,自主學習的珍貴」。

 「寫這本書的目的,也是希望讓台灣人看見,俄羅斯人真實生命的軌跡。」麗娜指出,由於俄羅斯地處偏遠,又不同於較常接觸的歐、美文化,使得台灣人對俄羅斯的印象,是「陌生又遙遠」。她要透過自己的童年回憶和故事,讓我們看到大時代轉變下,人們努力生存的證據。

 闖蕩異鄉多年,未來,麗娜將返國好好沉澱,重溫與家人相聚的美好時光。「創作是一條尋覓鄉愁之路,」她悠悠地說,「《蘇聯遺失的小孩》,讓我重新學會了珍惜。」
 


《蘇聯遺失的小孩》封面。攝影/徐鈺婷。


麗娜為本報訊親筆寫下對《蘇聯遺失的小孩》的期許。內文翻譯:「希望
台灣讀者透過這本書可以參訪我的童年國度,並重新認識蘇聯後的俄羅斯。」
攝影/徐鈺婷。

 

《蘇聯遺失的小孩》/ «Дети 90-х» / 2012
作者 / Markova Irina(麗娜)
照片 / Markov Aleksandr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Markova Irina(麗娜)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Markov Aleksandr Jr.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Markova Elena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Tsikhanovich  Katsiaryna (祁凱琳)
繪圖 / Markova Irina(麗娜)
頁數 / 206
尺寸 / 18 × 17 公分
裝訂 / 平裝
 語言 / 中文 / 繁體